2020年12月2日 星期三

那些因沉默而無聲的大人們,後來怎麼了(四)


帶罪升職好棒棒?!

監察院彈劾16人,教育部懲處相關人員,但我們要追問,這些彈劾與懲處,有關痛癢嗎???


被彈劾的教育部中辦主任藍順德竟然由公懲會決議不受懲戒,現在擔任佛光大學副校長!他被彈劾的理由是:「長期未依法查核及追蹤列管,任意指派代理校長、怠行職務」。


被彈劾的該校主任張木生僅被公懲會降一級改敘,後來跑去當崑山中學校長(2011--2013),現任崑山科大通識教育中心講師!他是該校性平委員,被彈劾理由是:「漠視宿舍及校車內發生之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」。

而逼受害女生轉學的輔導主任陳秀雅,現在正擔任該校校長!

直接主管特教業務的中辦副主任黃新發,不僅成為監察院彈劾案最大條的漏網之魚。還獲教育部表揚為100年度優良特殊教育人員(證據在此)!!即使案件都被揭露了,這個表揚也沒被追回。

黃新發的官祿絲毫未受影響。案件揭露後,他因「督導國立臺南○○學校校務,對該校發生性平事件未能具體積極監督預防、協調處理,致發生不良影響。」被教育部輕輕地記了兩個申誡,爾後升任國教署副署長,並於201512月獲得吳思華部長頒發三等教育專業獎章,現在則擔任國立聯合大學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。帶罪升職,令人驚嘆不已!

這樣照顧『自己人』的體系,眼中哪容得來孩子的權益?!​

這樣照顧『自己人』的體系,怎麼可能由他們自己改變體質?!​

以下,我們整理出彈劾、懲處,遭求償的一覽表,請看看有多少人被輕放,有多少人「帶罪高升」,以及,真正因事離開該校的,只有底層約聘人員的狀況。(懲處一覽表

我們,還孩子公道了嗎?​


──

【最新進展

📌 教育部應於三個月內提出專案報告

感謝公民社會一同關注此案,讓我們有機會了解更多後續事實,持續監督。

感謝提案人范雲委員、林宜瑾委員與連署人張廖萬堅委員、陳秀寳委員;以及通過此臨時提案的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,促成近期最有力的進展。​​觀看委員提案內容

本會深切期盼,教育部珍惜專案報告的機會,清晰向全民揭露決策的每一個環節,以及後續的處置結果。

針對每一項不合理之處,除明確究責外,也要對制度問題提出實質改善方式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📍 集氣集力支持人繼續追蹤

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

那些因沉默而無聲的大人們,後來怎麼了(三)

 

(影片為本會先前尚未公開的記者會錄影資料​)

校長,你會打手語嗎?​

救小孩的關鍵並非只在打手語​

在電影「無聲」裡,王大軍老師在質問校長是否曾經輕放性侵學生的老師後,轉而質問:「校長,你會打手語嗎? 」,校長愣住,『啞口無言』,這一幕,讓很多人掉淚心驚。​

真的嗎?啟聰學校的老師校長,竟然不會打手語。還記得嗎,在電影中貝貝去找老師時,老師也不是用手語回答,而是口語...。​

滿口稱愛心卻不肯打手語的師長,這種歧視,更深。但這個主題,容我們另外再議。​

在特教學校性侵事件見諸輿論後,很多人將焦點集中在「老師不會手語」,甚至教育部解決事件的第一招,就是開始要求老師學手語。這麼丟臉的事情,還被拿來當績效,報告說:已經讓老師學手語了!​

但我們要說,救小孩的關鍵,並非只在打手語。啟聰學校裡,不會打手語的老師有問題;然而會打手語的,問題也不小。

當年我們在台南開記者會,有一個人突然對我們打手語,然後質疑我們不懂手語如何調查?接著又質疑我們的調查內容,還以保護保密為由要我們噤聲。直到記者會後才發現,他是啟聰學校組長陳杉吉!!天哪,他是學校的人,他會手語,那他為什麼無法發現孩子的苦難!他為什麼沒有解救任何一個小孩!還以校譽為由來阻止別人救小孩??

為什麼?!他為什麼沒有一絲一毫的自我檢討!為什麼他不想想,他既然會手語,又在學校待那麼久,卻有小孩哭著對調查小組說:『終於有人來了,終於有人知道了,終於有人願意聽話了,我從小二就被侵害了(調查時小六)。』他怎麼不捫心自問,不覺得自己領那麼多年薪水,無法聞到聲救到苦,對不起這些孩子。​

為什麼?!當場我們不知道他就是學校的人,沒有直接質問他,『聽到小孩這樣的處境,你到底傷不傷心,有沒有感覺』。我們要問的,可不只是你會不會打手語。想到這裡,我們當時真是失職。唉,怨嘆有眼不識陳杉吉啊。​

是的,我們不會手語,那又如何,我們又不是特教老師。但我們跟聽障孩子以筆談、寫信加上畫圖,或在戴助聽器後,以模糊的口語熱切地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,並點名學校裡的誰誰誰…哪些老師及管理員都不要聽他們的求助。​

學校師長會不會打手語,是重要的。但關鍵絕不只是在手語。​

而今,我們還想告訴陳杉吉與陳杉吉們:揭發這個事件,當然不會讓孩子蒙羞,因為這些孩子都是受害人;該負責、蒙羞的是你們這些視而不見的教職員!​

【影片中的陳杉吉,當時為該校組長,現高升為教務主任】​

同時,陳杉吉的職務經歷亦包括:台南市教師會理事長、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特教委員會主委、臺南市教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​。

在教師會、教師工會、教育產業工會都有很大的影響力……​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📍 人本年度工作報告

📍 集氣集力支持人本繼續追蹤/參與聚賢會

2020年10月25日 星期日

那些因沉默而無聲的大人們,後來怎麼了(二)

 


求償?不求償!全民買單的國家賠償!? / 張萍

電影《無聲》上映後,許多朋友問我:這間特教學校的性平事件,到底是麼時候開始的?


其實早在2006年,人本就開始介入處理了。由於學校沒有設置緊急求助設施,以及導師疏於關注受害女學生的多次求助紙條及日記,台南高分院在20112月判決國賠118萬元。

國賠成立後,我們多次發函要求主管機關,依法向有疏失的教職員等人(例如被彈劾的校長林細貞)求償,但學校回應:「學校所屬相關人員尚難謂有何故意、重大過失或其他歸責因素可言。」,且時任教育部長蔣偉寧,竟然也同意校方決議不予求償(證據於此)。這起生對生性侵國賠事件,主管機關的求償權,已經在20135月時效消滅,138萬(含利息)由全體納稅義務人買單!

除上述案件,20119月,人本再度揭發該校128件集體性侵事件;並義務協助五位家長請求國賠。但協議時,學校不但拒絕賠償,還於會中說出:「你關心的是小孩,我在乎的是公務員!」直到隔年,監察院彈劾16名官員後,學校才協議其中三案各賠償110130150萬,另兩案則由法院判賠140萬及30萬,總共賠償了560萬。

依法,國家賠償後可以向嚴重失職的教職員求償,包括:前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主任藍順德(現任佛光大學副校長)、前副主任黃新發(已退休)、前科長羅清雲(已退休),及前後任校長、主任等被彈劾者。但我們多次發函要求依法求償都得不到回應,於是在20145月發起連署要求國家向失職者求償,短短5個月就有45000人參與!

終於,在消滅時效的前一刻,教育部發新聞稿表示:「因協商未獲共識,學校已於201410月向法院提起全額求償訴訟」。

然而,訴訟進展呢?教育部並沒有向全民交代。560萬國賠,到最後是否也是由全民買單?

請與我們一起要求 教育部 公開說明。

至於,性平事件最早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

根據我們訪談許多畢業已久的成年學生,了解實際經歷後,推估大約在40年前就開始發生了。而且,當時所發生的性平事件,不僅是生對生,還發生了不只一起師對生事件!​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📍 人本年度工作報告

📍 集氣集力支持人本繼續追蹤/參與聚賢會